宋斌博士说“仁”

1,“仁”的英译:benevolence, charity, goodness, humanity, humaneness.

Humaneness最准确,传递了“仁者爱人”与“仁为为人根本的”的双重含义。

《论语》:樊迟问仁。子曰:“爱人”

《中庸》:仁者,人也。

2,仁的基本含义:普遍的爱

儒家的“仁爱”究竟可以有多普遍?

沿着孟子的恻隐之心的说法,王阳明在《大学问》中论到:

“大人者,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。其视天下犹一家,中国犹一人焉。…是故见孺子之入井,而必有怵惕恻隐之心焉,是其仁之与孺子而为一体也。孺子犹同类者也,见鸟兽之哀鸣觳觫,而必有不忍之心,是其仁之与鸟兽而为一体也。鸟兽犹有知觉者也,见草木之摧折而必有悯恤之心焉,是其仁之与草木而为一体也。草木犹有生意者也,见瓦石之毁坏而必有顾惜之心焉,是其仁之与瓦石而为一体也。”

3, 世界上很多传统都教授“普遍的人类之爱”,那儒家传统的特色是什么?

(1) 在普遍主义的立场上,儒学有严密的“德性伦理学”体系,教授人究竟应当如何普遍地去践行仁德。“仁礼”双行;“智仁勇”三达德;孟子“四德”;汉儒“五常”,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。

(2) 在特殊主义的立场上,儒学也有严密的“德性伦理学”体系,教育人如何将普遍的德性具体施行到具体的人伦关系和社会情境中。如“五伦”、“三纲”、“十义”的教导。

(3) 因此,儒学关于“普遍的人类之爱”的教导,其特点,便是这种既普遍又特殊的系统性的“德性伦理学”

4,关于“仁”的误解一:“仁”的德性是关系性的,集体主义的。它并不适合人的个人修养。因为仁的德性要求个人服从社会既定规范以及所属集体的利益,在这个意义上,儒家伦理并不希望培养强大的个人。

这一误解常常和“仁”的文字学解释联系在一起。

这显然是对儒家的一个极大的扭曲和误解!

个人和所属社团的关系或者是屈从式的(submissive),或者是“经营式”的、“经理人”式的 (managerial)。

如果个人在社团关系与社团等级制度面前没有任何独立性,那么,个人与社团的关系便是“屈从式”的。

但是,如果个人持己有道有术,总是把自己的禀赋和才干放在社团的关系结构中考虑,从而努力培养自己的禀赋和才干,让社团内各种不同人物之间的利益变得和谐共荣,让社团的利益得到最大化,这样的个人与社团的关系显然是“经营式的”“营造式”的。“经营式”的关系将个人看作社团发展的强大组成部分,在社团中其他成员的行为出现偏差,从而危害社团的整体利益的时候,“经营式”的关系要求个人挺身而出,纠正这种偏差,从而实现社团的可持续发展。在这样的意义上,“为社团着想”与“屈从社团利益”有着天壤之别,前者要求个人成为有团队合作精神的强大的个人,而后者让人称为屈从社团利益的奴仆与趋炎附势之人。儒家对于个人与社团关系的教导显然是“经营式”的,而非“屈从式”的。儒学意愿并培养强大的个人。

《论语》

子曰:“古之学者为己,今之学者为人。”

子曰:“三军可夺帅也,匹夫不可夺志也。”

子曰:「富與貴,是人之所欲也。不以其道得之,不處也。貧與賤,是人之所惡也。不以其道得之,不去也。君子去仁,惡乎成名?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。」

因此,儒学伦理学不独是社团主义,集体主义的,它也有丰富的个人修养的内涵。“仁”在郭店楚简中上身下心,就是这种个人修养的儒学伦理学的典型代表。

5,关于“仁”的误解之二:“仁”的德性仅仅是人伦的,没有任何灵性或信仰的内涵。

错。

从前引王阳明的话中,我们发现,儒者之所以认为仁德为为人根本,是因为这是在人身上对于天地宇宙的普遍的创造力的独特表现。“仁者,与天地万物一体”,“一阴一阳之谓道。继之者,善也;成之者,性也。仁者见之谓之仁,知者见之谓之知。”天道生,人道仁。人道之所以仁爱,是因为天道以创生为根本。在这样的意义上,儒学努力寻找人伦价值的宇宙和自然基础,因此其伦理学从根本上也是灵性的和信仰的,有着与世界其他宗教其他文化广泛对话的潜力,也完全可以成为某种范围宇宙人生的信仰,为修道者个人所信持。

关于“仁”的灵性的、信仰的与宇宙论的根基,我们可以以二程兄弟关于“果仁”一词的发挥结束。

本视频的英文版,可以点击在此

This post was published on the now-closed HuffPost Contributor platform. Contributors control their own work and posted freely to our site. If you need to flag this entry as abusive, send us an email.